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我司执行总裁蒋骁在《中国资产评估》上发表文章《疫情影响下资产评估专业人员在现场程序受限时开展业务的思考》
来源: | 作者:shdongzhou | 发布时间: 2020-06-08 | 3281 次浏览 | 分享到:

疫情影响下资产评估专业人员在现场程序受限时开展业务的思考

(本文作者:蒋骁 )




  2020年的春节,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汉爆发,并在全国乃至全球范围内引起了连锁反应,打乱了人们生产生活的节奏。对于资产评估行业,如何在疫情影响的情况下开展业务成了业内热议的话题,也是每一个评估机构和评估专业人员都需要面对的问题。
 

  哪些报告可以在程序受限的情形下出具?
 

  《资产评估法》《资产评估行业财政监督管理办法》和《资产评估基本准则》均提出了在评估执业中应对评估对象进行现场调查,收集权属证明、财务会计信息和其他资料并进行核查验证、分析整理,作为评估的依据的程序要求。在全国范围内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众多评估项目的计划。减少人员流动是防控疫情的重要手段之一,这也使得评估人员开展现场调查这一评估程序遇到了实质性的障碍。在这期间,笔者接到了不少机构负责人的电话,大家在讨论如何应对这一情况,有机构提出应该全面暂停现在的所有业务,推迟到疫情结束以后再开展工作;也有机构提出可以在现场程序受限的情况下出具报告,以履行与委托方的合同。《资产评估执业准则——资产评估程序》中对程序受限下报告的出具问题有如下规定:执行资产评估业务,因法律法规规定、客观条件限制,无法或者不能完全履行资产评估基本程序,经采取措施弥补程序缺失,且未对评估结论产生重大影响时,资产评估机构及其资产评估专业人员可以继续开展业务,对评估结论产生重大影响或者无法判断其影响程度的,不得出具资产评估报告。也就是说,能否在现场程序受限的情形下出具报告,判断标准应该是未对评估结论产生重大影响

  针对于此,笔者认为在未能开展现场程序的情形下,在不同的业务类型中,对结论是否产生重大影响应有不同的判断。主要可以分以下业务几种类型来判断:

  1、以财务报告为目的的评估项目

  一季度是评估机构承办财务报告为目的评估项目的高峰期,由于上市公司的年报需要在4月底之前披露,所以这类评估项目往往是要在3月底4月初完成并提交会计师审核的,这个报告出具的时间点大多是无法推迟的,而由于疫情的影响,实质上今年的大多数财务报告目的项目无法在报告出具前完成现场调查这一评估程序。对于这类项目,笔者认为在满足1)业务是持续的,即之前年度承办过委托方的并购或财务目的项目;(2)委托方及审计机构是可信的,即通过以往的合作或公开资料查询,这两者未有过舞弊的前科,也不存在人为干预本次评估结果的动机或情形;(3)评估标的不存在重大异常,即本次财务目的报告涉及的评估标的企业不存在显著的有违历史分析、行业分析等趋势逻辑及财务勾稽关系的状况这三大条件下,评估专业人员基本可以做出虽现场程序受限但未对评估结论产生重大影响,可以出具评估报告的结论。

  2、资产/股权出售类评估项目

  因有国有资产和上市公司相关产权管理的规定,评估机构承办的业务中有不少属于国有企业或上市公司对外出售需要获得价值参考的目的,对于这类业务,评估专业人员判断是否可以出具报告应着重分析以下几点:(1)委托方是否有舞弊动机,即对于本次资产/股权出售,要分析是否符合合理的商业逻辑,是否存在因企业扭亏避免退市考核压力等因素而舞弊的动机;(2)资产的特性是否便于采用替代程序,即该些资产的特性是否有可靠的现场调查的替代程序,如房地产可以通过现场图片、视频并结合相关政府登记部门的登记查询网站等来替代,现金、应收应付等可以结合企业历史变动数据及审计师的预审情况来替代等;(3)出售方的责任是否可追索,即出售方是国有大型集团、上市公司或其他信誉好、规模大的公司,一旦出现因提供不实资料导致受让方受损,损失可以通过追索来获得较好的受偿。

  3、资产/股权收购类评估项目

  笔者的观点是,基于这类项目1)时间的紧迫性有限,即收购事项大多不会紧迫到必须在这个阶段完成的地步;(2)对于收购方和评估机构而言,涉及的标的往往是第一次接触,未能开展现场工作风险性相对更大;(3)责任追索不确定性较大,特别是对个人或境外持有人的标的收购后,一旦发现因提供不实资料导致出让方受损,追索难度较大这三个原因,非特殊情况下,不建议在现场程序受限的情况下出具评估报告。



  程序受限情况下,报告出具时应如何披露?
 

  笔者个人的理解是,在程序受限情况下出具的报告应做到如下几点:1、报告中在显著位置充分披露现场核查工作受限的情形并提示报告使用人特别关注;2、报告中披露本次受限情况下未履行现场核查程序是否经过相关人员同意,实践中可以通过补充合同约定、对委托方发送通知及获得回函等方式达到经相关人员同意的要求;3、报告中应披露评估专业人员对于程序受限情况下,未对评估结论产生重大影响的判断及依据;4、将上述情形在工作底稿中如实记录。

  对于这么操作需要获得哪些人员的同意,笔者认为首先应明确的是必须征得委托人的同意。由于对象的不确定性,对于报告使用人同意往往很难做到,在财务目的的报告中,建议及时通报审计机构并获得同意;对于获得有关监管部门的同意则实践中基本不大可能实现,笔者认为在实践中只能掌握监管部门在国资备案审核证监会或交易所反馈意见等过程中未提出明确的反对意见这个标准了。



  报告出具后,现场工作是否要补以及如何补?
 

  业内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在资产评估报告出具以后,评估机构对委托方的义务已经完成,无需再补充现场工作;另一种观点认为在资产评估报告出具以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仍然应该补充现场程序,并根据获得的新证据来判断是否影响评估结论,如果影响,则需要通知委托方收回评估报告并修改评估结论。笔者理解《资产评估执业准则——资产评估程序》中已经明确约定了在程序受限情况是否可以出具评估报告的判断原则为是否对评估结论产生重大影响,如果在报告出具后,经过补充现场工作,发现对评估结论存在重大影响而需要收回报告并调整评估结论,那也正说明了当初报告出具时披露的未对评估结论产生重大影响这个判断是错误的。所以笔者认为评估专业人员应关注的重点是评估报告出具前是否谨慎的判断了未对评估结论产生重大影响这一前提条件,如果这一条件不成立,那应该采取的正确做法是不应出具评估报告,而不是先出具评估报告并考虑事后补充现场工作。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一旦不正确的报告结论已经被委托方使用,有些损失是无法挽回的。在这里举个财务报告目的评估的例子,对于上市公司已经披露了年报的情形,我们应视同为报告已经被使用,笔者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评估专业人员是否能出具评估报告应通过分析项目本身风险来判断,如果满足前文提出的财务报告目的评估报告出具要求的几点情况,且可能很快即将开展下一年度同一标的的评估工作,则评估专业人员从实质重于形式角度判断,完全可以结合前后年度的评估情况以及通过采取措施弥补程序缺失,来佐证本次评估现场工作受限时未对评估结论造成重大影响,而无需纠结于是否要补充现场工作这一形式。



  其他建议
 

  业内在讨论中还有其他一些焦点问题,如评估报告中采用收益法评估时是否应考虑疫情影响因素等,笔者的观点是由于财务报告目的评估报告是为了反映2019年度企业的经营情况,疫情的爆发是在2020年度,所以不应在2019年度的财务报告目的评估报告的收益法中考虑该因素影响,但需要在期后事项中有所披露;对于资产/产权出售或收购事项的评估,基于公平交易原则,则应将疫情影响因素在报告中得到体现。但这个观点在业内目前也是有一定争议的,为了统一业内认知,类似于这样的业内讨论热点问题,建议协会能组织专家讨论后得到研究和论述。

  同时,笔者也担心会有不法分子借疫情中的程序受限之机而通过提供虚假资料舞弊的情况出现,这一方面需要广大评估专业人员加强职业敏感性,另一方面也应呼吁相关监管部门对于该种情形,应参考国家卫生健康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联合印发《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期间保障医务人员安全维护良好医疗秩序的通知》的思路,加大对疫情期间借机舞弊的不法分子的惩处力度,而对于中介机构的实际执业困境能有更好的理解与宽容。

 

  以上是笔者对疫情期间如何开展评估业务的一些思考,望同业内共同探讨,发挥专业精神,在疫情期间更好的为委托方提供专业服务,承担社会责任。

 

  (附注:令人欣喜的是,在本文成稿之际,中国资产评估协会于2020311日发布了《资产评估专家指引第10-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合理履行资产评估程序》([中评协(20206]),对于本文的部分问题也有了较好的解答。)